<blockquote id="gyswu"></blockquote>
    <pre id="gyswu"><s id="gyswu"><menu id="gyswu"></menu></s></pre>

      <table id="gyswu"></table>

      1. <tr id="gyswu"></tr>

      2. <pre id="gyswu"><s id="gyswu"></s></pre>
      3. 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便民生活 > 網民互動 >

        怒斥:香港法院,真的太過分了

        法院是什么地方?

        在中國內地,那是頭頂國徽,手持法律,維護國家與人民的利益,維護人間正義大道。

        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個地方法院卻不是這樣,卻在為縱容暴徒,這個地方就是中國香港。

        我們知道,之前“港獨”暴徒之所以那么猖狂,其中根本原因之一就是香港法院對他們的縱容。他們燒國旗、打砸搶,法院根本就不判或判得很輕。這種事,剛剛又發生了。

        據環球網報道,香港沙田裁判法院就一起侮辱國旗案做出裁決,被告公開及故意以毀損、玷污、踐踏的方式侮辱國旗罪名成立,但僅被判200小時社會服務令??吹經]有?這些法官簡直就是流氓!一方面判罪名成立,另一方面又只判200小時社區服務。200小時社區服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并不會失去自由的同時,只需要每天8小時,去社區服務大半個月就可以了。這哪里是處罰?絕對是縱容!

        為什么說是縱容呢?原因很簡單,他們執行的法律標準并非一個。針對這一判決,前行政長官、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29日在社交網站稱,這項判決必定引起全國公憤,“既然裁判官表示沒有量刑指引,律政司必須上訴”。他同時提到,早前有人涂污美國總領事館外墻,被判刑4個星期。涂美國總領事館外墻判判刑四周,性質更加惡劣嚴重的侮辱國旗卻只判社區服務200小時,這完全雙標。

        針對這一判決,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大律師馬恩國也說,刑事毀壞罪行最高刑罰為入獄10年,本案裁判官僅以被損毀的國旗為一“死物”這個方向來判刑,忽略了國旗是國家民族尊嚴的象征。

        這種判決,莫說我沒看不下去,連香港的一些媒體、市民團體及一些知名人士都看不下去了,公開質疑判得實在太輕,等于縱容類似犯罪行為。是的,就是縱容犯罪!這沒什么好辯駁的!

        那么,為什么香港的那些法官會這樣判決?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根本原因有三個:

        一、這些法官根本不是中國人,沒有中國心

        我們都知道,香港是“一國兩制”,其中就包括法院的法官可以是中國香港籍、外國籍或雙重國籍。然而,在中國香港,很多法官都是外籍法官。以2016年為例,時任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簽署委任狀,任命17人為2016年新一屆香港終審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僅有兩人為中國香港籍,其余均為外國國籍或雙重國籍。

        這些法官,為什么眼里根本沒有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利益?為什么縱容犯罪卻心安理得?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們大多數根本不是中國人。不是中國人,沒有中國心,他們當然認為侮辱中國國旗是無所謂的事情,和自己沒有關系,判決也就很隨意。

        二、西方的意識形態讓他們從骨子里希望中國亂

        這些法官的意識形態都是西方的,在他們骨子里他們都不希望中國好,甚至他們骨子里就是支持“港獨”。原因也很簡單,如果真的“港獨”得逞,他們的利益就更加穩固了。所以,這些個外國人法官,可能大部分從意識形態上都是希望中國越亂越好。而且,中國乃至香港到底亂不亂、好不好和他們的利益沒有關系,所以他們并不介意中國香港亂,更不介意中國內地亂。

        三、沒人能把香港法官怎么樣

        香港法律是普通法系,香港的法官基本沒有什么約束。在美國,大法官完全是終身制的,總統都約束不了。在香港,法院也沒有任何有效約束機制,所以他們的工作存在一定的隨意性。很多時候,他們的一些行為,在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看來之所以完全不考慮中國這個國家、中國香港這個城市的長遠利益,除了他們不是中國人、香港人外,就是沒有什么能約束他們。沒有約束,所以隨意。

        還不僅如此,香港法院還干了一件讓人無法容忍的事——倒插國旗!

        據環球網轉引大公報、橙新聞消息,10月30日清晨,香港屯門法院大樓發生國旗倒掛事件。民建聯司法及法律事務副發言人葉俊遠發現后,馬上向大樓的當值保安員投訴。15分鐘內,國旗重新正常掛起。

        看到沒有?法院都能將國旗倒掛,那些法官當然能夠容忍“港獨”份子侮辱國旗,這都是一脈相承的邏輯。

        10月31日,人民日報客戶端發表評論稱,赤裸的雙重標準、裁判量刑的巨大差異,讓“法律到底是止暴制亂的工具,還是庇護暴力的道具”成了所有愛國愛港人士心中大大的問號。
         
        是的,香港法院雙重標準,香港法官縱容犯罪,這個在內地已經是大家的共識,但是在香港要想有廣泛這樣的認知還需要時間??纯聪愀鄣哪切┍┩絺?,犯罪得不到懲治,香港豈能不亂?

        針對香港法治、法官問題,在《基本法》框架下,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認為應在四個方面下功夫:

        一、重新梳理“港人治港”

        遵循“港人治港”基本法精神,由人大對《基本法》作進一步的法律解釋,而后再推進香港立法會根據人大的司法解釋做進一步的條文細化,讓香港立法會更多地貫徹和執行全國人大意志與職能,特別是執行“一國兩制”中“港人治港”的基本精神,一定要依照人大的解釋來進行細節落實。

        同時,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認為,對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法官進行規范,須由港人擔任,雙重國籍或外籍均不得擔任法官,或雙重國籍、外籍法官只占很小比例。

        二、編纂香港《法典》

        司法是一國主權的體現,中國雖實行一國兩制,但香港主權依然屬于中國。主權范圍內的事,怎么可以隨便拿著完全沒有標準的其它國家的判例作為法院判決的依據呢?

        在普通法國家中,國與國之間有很多不同的判例,甚至同類型的案子都存在不同判例,這種判例只有天天對此進行研究的那些法官、律師掌握,因此,在香港當前的情勢下,其本質上變成了一個極高門檻的權力黑箱。

        值得指出的是,很多判例,是由不同國家的國情、律師的邏輯創造所決定的,美國不可能完全參考英國的判例去判案,英國也不可能完全參考美國的判例去判案,香港當然也不應該隨便就拿著其它國家的判例來裁判香港的案子。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編纂香港《法典》,法官判案據典而判,法典根據需要,不斷推進修訂。

        三、制定《判例引用法》

        如果一定要引用其它國家的判例,那么也要制定嚴謹的《判例引用法》,不能說法官想怎么引用就怎么引用,必須按照法定的程序去引用,而且一旦引用就入《法典》。

        四、建立符合香港社會穩定與發展的法官推薦獨立委員會的委員產生機制

        《基本法》第八十八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的法官,根據當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

        很顯然,這個獨立委員會在推舉法官方面擁有絕對權威,如此權威的機構卻沒有產生機制,這就太隨意、太草率了。這樣的獨立委員會,務必根據《基本法》制定出委員會委員的產生機制和相關的規定,并制定委員的權責利、任命、任期等規范,由此才能讓香港法律界不會出現小利益集團掌控香港法律的局面??梢罁痘痉ā分贫ā斗ü偻七x委員會法》,獨立委員會依法運行。

        香港要真正實現科學治理,必須將現在膿包讓其繼續發酵,等膿包破掉,膿血流出,爾后需要深改,那么針對法官的改革就非常必要。上述,是占豪(微信公眾號:占豪)對此的建議,供商榷參考。

        香港司法要改革,第一件事就是摘掉這代表著殖民尾巴的破帽子和爛衣服!

        怒斥:香港法院,真的太過分了

        上一篇:為何要與香港年輕人談談理想和未來
        下一篇:你是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嗎

        您可能喜歡

        返回頂部返回頂部
        毛片免费全部播放无码
        <blockquote id="gyswu"></blockquote>
        <pre id="gyswu"><s id="gyswu"><menu id="gyswu"></menu></s></pre>

          <table id="gyswu"></table>

          1. <tr id="gyswu"></tr>

          2. <pre id="gyswu"><s id="gyswu"></s></pre>